1958年,中国北京大学联合中科院,复旦大学在世界上率先合成牛结晶胰岛素,这一杰出的重大成就,标志着人类在揭开生命奥秘的伟大历程中迈进了一大步,中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第一次合成的是我们中国,第一个把药品上市的却是美国的公司,目前胰岛素在我国每年销售接近于200亿,国内企业所占份额却寥寥无几。


专家学者们说起肽类物质在中国的发展,心里面真的是五味杂陈,就是因为国人的不重视,硬生生将这么大的一个市场拱手让给了美国。




2016年7月5日,由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中国药科大学共同承办的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多肽学术会议暨第五届亚太国际多肽学术会议在南京市举行。多位专家借此呼吁,应重视多肽和蛋白质药物研发,加大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不能再次错失发展良机。


多肽药物与蛋白质药物相近,都是由氨基酸构成,区别在于氨基酸数量和空间结构。它们与传统的化学药物相比,最大的特点是活性和安全性高、特异性强、成药性好。


化学药物由化合物分子构成,大部分非靶向化学药物进入人体后就像撒胡椒面,杀死病毒和病变细胞的同时,也容易误伤健康的器官。“而多肽和蛋白质药物由氨基酸组成,药物代谢产物也是氨基酸,而氨基酸是人体必需的元素。”中国药科大学徐寒梅教授介绍说,“因此多肽药物的毒性小,安全性高。”但是多肽并不适合被人体长期使用补充,只作为药物治疗较好。

同时,多肽和蛋白质药物靶向性(特异性)强,不会伤及正常的细胞、组织和器官。因此,这类药针对癌症、心血管疾病、免疫相关疾病、代谢类疾病、传染性疾病具有很好的适用性。


近年来,化学药物靶点的发现越来越困难,导致研发时间和成本居高不下,而多肽药物则受益于人工合成技术的进步,成本优势逐渐体现。




目前,全球多肽药物市场已超过200亿美元,各类多肽药品种达80余个。慢病治疗领域是多肽药物的核心市场,占全球多肽药物市场的75%以上,其中罕见病、肿瘤和糖尿病是拉动多肽药物市场的“三驾马车”。


专家告诉记者,虽然其整体规模不大,但保持长期高速增长。尤其是在我国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全民医疗健康水平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多肽和蛋白质药物的优势愈加突出,肽类食补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其中,中国药科大学开发的抗肿瘤新药安替安吉肽、南京前沿生物自主研发抗艾滋病新药艾博卫泰等多个多肽药物,均已在临床实验中显示出较好的效果,艾博卫泰有望成为全球首个上市的长效抗艾新药。



但是,我国多肽和蛋白质药物的开发总体仍落后于发达国家,据记者了解,相关项目仅占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的5%。


中国药科大学徐寒梅教授告诉记者,在生物制药领域,绝大多数药企还是偏重于开发抗体、疫苗类药物,而成药性更强、研发周期相对较短的多肽类药物反而被忽视。目前,我国药企生产销售的三十余多肽药物中,基本是仿制药和原料药,且以天然物提取的活性成分为主,污染大、附加值低、质量不稳定。


据中科院上海药物所龙亚秋研究员介绍,近年来,国际主流的多肽药物均为人工合成或结构修饰而来,不仅成分均一、质量稳定,而且生产过程中污染少、效率高。但是,人工合成技术也对药企提出了较高要求,需求达到质量控制严格、合成及分离纯化工艺稳定,容易放大生产等必备条件。



正因为有人工合成胰岛素的教训,专家们借此次会议强烈呼吁,我国的多肽和蛋白质药物发展不能错失良机。一方面需要国家加大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建议有关部门深入调研,在申报指南中设立多肽和蛋白质药物专项,在恶性肿瘤、糖尿病、类风湿等重大疾病领域扶持若干创新药物品种及关键技术平台建设;另一方面,专家也呼吁企业重视多肽和蛋白质药物开发,加强产学研合作,通过高校与企业的大力合作,提升我国创新多肽药物研发的国际竞争力,推进多肽行业的快速发展。


随着科学技术的推进,专家发现小分子肽相比多肽又具有更高的活性,中国肽产业的科研没有落后,但是发展总是滞后美国、日本这些国家。


美国05年立法全民补肽,其后美国糖尿病从世界排名第一降到第四位。

日本06年立法补肽,于是平均寿命达到89岁。

07年中国专家呼吁全民补肽!但是发展频频受阻,目前我国平均寿命男71,女74,并且由于人口基数大,中国糖年病患者是世界第一,肽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大到难以想象!


而如今的九和天泰善肽堂小分子活性肽就是北京大学李勇教授领导的科研团队研发的产品,其科技含量、产品质量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保障,我们能够放心地去吃,因为北京大学作为世界肽类物质研究的最高学府,我们对它有信心,对中国有信心!